季揚@冰上備忘錄

YOI專用小號,發文簡體回留言繁體。

【维勇】你的声音 03.

*长篇、原著向、失语症、原著时序改变。

*OOC与BUG请轻拍谢谢QwQ

*俄罗斯冰上老虎杀来了。

*我真的超喜欢勇利在冰上练習那段画面。

 

 

 

  【维勇】你的声音 03.

 

 

 

  长谷津冰堡的冰场正中央,勇利正在缓慢地滑行,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有些恍惚,双眼甚至没有焦距,好像根本就只是在发呆一样,然而脚下的每一个偏移、腰部的每一度扭转,都行云流水得彷佛他只是在走路。

 

        滑冰对他来说,已经像是呼吸一般自然的事情,哪怕他闭上眼,也不用担心平衡或是碰撞。

 

        冰上就是他最放松的地方。

 

        维克托站在围墙外,瞇着眼睛看勇利在平实光滑的冰面上缓慢随意地滑走,冰刀划过冰面的声音十分微小,小到不仔细听就听不见。

 

        事实上他也根本没有在走路,单脚离地,仅仅是调整重心让自己在广大的冰场上肆意游走,这种动作维克托也很熟悉,是基础练习中的一种,主要目的在锻练单脚平衡的能力,本身就没有什么大动作,尤其勇利没有利用蹬冰的方式来为自己提供前进的速度,以至于根本听不见金属和冰敲击的声响。

 

        好安静。

 

        维克托蹙着眉。

 

        这种安静让人平和,如果不是要比赛,维克托会很享受这种安宁,坐在一旁看着勇利游荡给人一种安详舒适的感觉,甚至看着看着有可能就会睡着也说不定。

 

        但作为一个竞技选手,一个应该要有胜负心的参赛者,这份稳定反而会变成枷锁,安逸令人怠惰,亦会使人失去冲劲和热情。

 

        他想了想,拆下脚上的冰刀套,踩上了冰场。

 

        勇利像是被他上冰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抖了一下的同时也反射性地停了下来,好一会才慢吞吞地转过来看他。

 

        维克托利用遥控器打开音响,同时脚下使力,滑到勇利身边时伸出了手。

 

        勇利讶异地看着维克托满脸笑容朝着自己滑过来,动作优雅美丽,而且洋溢着自信和潇洒,伸向自己的手像是一个邀请,勇利不由自主地握住了他。

 

        下一秒,他就被维克托带着走了。

 

        突然改变的重心让勇利维持着惊呼的口型,反射性地挣扎了一下,结果却是连另一只手都被抓住,维克托和他十指交扣,像个开心的大孩子一样拉着他在冰上转圈圈。

 

        第三圈的时候勇利终于笑了起来,这令维克托很满意,于是松开其中一只手,拉着勇利在冰上滑行,勇利十分配合,除了偶尔蹬冰提供一点速度让自己保持跟随的状态以免拖慢维克托以外,他基本上是任由维克托把他像尾巴一样缀在身后到处拖行。

 

        轻快的音乐在场馆里回荡,跟着音乐滑行就像在跳舞一样,撇去维克托有时会不小心忽略加速度让他体验了一把机车过弯的心情外,被拉着手像国标舞那样原地转圈或是莫名跳起不伦不类的『二』小天鹅都让勇利笑得直不起腰来。

 

        他从没在冰上这样玩耍过,刚才维克托还倒退拉着他,差点没把他甩到围墙上,勉强用大一字撑住的下场是脸几乎扑到冰面上。

 

        鼻子几乎要擦到冰的惊吓让勇利一松开手就立刻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慢了几秒才抬头,冰面上的维克托已经煞住,微微低下头。

 

        勇利还没来得及凑上前去问他是不是掉了东西,随着乐曲的变换,维克多的双手已经动了起来。

 

        凸显自己身体轮廓、展现妖娆曲线那样从腰侧拂过,旋即像是要搂住自己表现无尽的爱意那般从头颈处游走,延伸开来的双手如同飞鸟振翅,伴随着冰刀跺在冰面上的声响,拍打在空气中。

 

        那是佛朗明哥舞一般的热情奔放,剧烈而震撼的鼓点像是幻听一样,随着维克托的轻笑,在勇利的耳边成串地响了起来。

 

  一曲舞毕,没有跳跃,勇利眨着眼,呆滞地看着维克托微微仰头,双手环抱着自己。

 

        这是一段编舞。

 

        「勇利看完都没有什么感想吗?我好失望啊QwQ」

 

        一直到维克托扁着嘴委屈地滑到他旁边,勇利才惊醒过来,连忙挥手否认,嘴唇拼命地开合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动和震撼。

 

        可惜还没来得及让维克托明白他的想法,场馆门口就传来一声爆炸般的怒吼。

 

        「维克托你这个王八蛋!!

  TBC

评论(1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