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揚@冰上備忘錄

YOI專用小號,發文簡體回留言繁體。

【维勇】你的声音 02.

*长篇、原著向、失语症。

*无大奖赛赛后会设定。

*OOC与BUG请轻拍谢谢QwQ

*本章过渡情节较多。


   【维勇】你的声音 02.

 

        勇利得失语症的过程十分简单,爱宠过世、大奖赛失误、排名垫底、被崇拜了半辈子的维克托当成一般小粉丝,打击加上打击,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砂石车滑向自己。

 

        冰山冬季运动宫外的冰冷空气里混入了柴油气的热臭,席卷他全身,哭喊与尖叫在耳边撕扯,勇利呆站着,鼻尖离打滑的巨大车体只有短短五公分。

 

        谁把他拉到了一旁,然后切莱丝蒂诺追了出来,在人群角落找到了他。

 

        他想向担忧的教练致歉,想叫他不用担心,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说不出话来。

 

        身体僵硬,只能任由切莱丝蒂诺把自己推走,膝盖几乎无法弯曲,被教练送回旅馆塞进被子里许久,勇利却仍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像是早先在比赛会场洗手间里的泪水就已经流干他所有水份似的。

 

        医生的诊断也非常简洁扼要,心因性失语症,PTSD,非器质性问题,只能设法进行心理干预。

 

        勇利有了非常好的理由跟教练和底特律的冰场告别,毕业后他就收拾了行李回到长谷津。

 

        他没有来得及去见转诊介绍的医师。

 

        五年不见的故乡带来了放松和疲惫,他基本上是从福冈机场一路发烧到家门口,最后体力不支地倒在家里的玄关。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赢,我又搞砸了,对不起,爸爸,我那么没用,对不起,真利姊姊,我不仅丢下了家里的旅馆让你一个人帮忙,还没有任何的成就,对不起,小维,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对不起,美奈子老师,白费了妳的教导……

 

        昏沉之际他听见真利姊说如果他想继续花滑,大家都会支持他的。

 

        房间的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勇利缓慢地睁开眼睛,把热烫的额头靠在冰冷的窗上。

 

        许久之后他起身穿戴整齐,有些费力地将装着冰鞋的背包背在身上,戴起口罩、毛帽和围巾,慢吞吞地爬下楼。

 

        「啊啦,勇利,你要去哪里?」

 

        『我去练习……』

 

        反射性地在口罩底下回答母亲的问题,然后勇利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发不出声音的事实。

 

        「要去练习的话路上小心喔,烧退了吗?」

 

        勇利有点心虚地点了点头,转身用和平常完全不同的速度缓步走出旅馆大门。

 

        胜生宽子搬着酒箱,看着乖巧儿子的背影,无奈地露出宠溺的笑容。

 

 

 

        长谷津冰堡是勇利花滑人生的起点,优子更是他早期滑冰的推手,在连他都怀疑自己的时候,优子总是鼓励着他。

 

        如果要把人生最后一场滑冰献给某人,那么他想滑给优子看。

 

        让她知道自己虽然一事无成,但至少也走到这个阶段了。

 

        《伴我身边不要离去》,虽然因为发烧的缘故步调和节奏都比原版要慢,但没有跌倒,跳跃都好好地完成了。

 

        一曲舞毕,他喘着气看向优子,心满意足地看见她兴奋地猛力鼓掌。

 

        然后他的视野就开始倾斜。

 

        冰面好冷,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件事,自己进入的是一个冰冷美丽的世界,然而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觉得冷得无法忍受。

 

        就像是那天维克托的笑容一样。

 

        看似美丽,其实冰冷而疏远。

 

        小豪的声音和优子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空旷的冰场上满是他的失落。

 

        他又累又痛,迷迷糊糊地被送回家,在家人的嗔怪声中陷入昏睡,直到窗外传来狗吠声。




    TBC

评论(6)

热度(116)